追蹤
回到最初の感動
關於部落格
都是一些生活小事,透過紀錄變成珍貴的回憶,也提醒自己不要忘了當初的感動。
  • 1244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

    追蹤人氣

【查令十字路84號】

這本書的內容,主要是由海蓮‧漢芙小姐和二手古書店經理-法蘭克‧鐸爾之間,長達二十年往返的書信所構成。一開始,漢芙小姐為了購買便宜的好書而寫信給查令十字路84號這家書店,想不到,原本是再單純不過的商業行為,竟然經由這一來一往的書信互動,開啟了這段咫尺天涯的友誼。
 
這勾起了我國中時期的回憶,當時大家流行交【筆友】,藉由文字的傳達,和不認識的人建立友誼。下筆前的字字句句都絞盡腦汁、想像對方的模樣、揣測對方讀信的反應、再經過一番耐心的等候,期待收到回信的那種喜悅和緊張…但是,隨著電子信件的興起,這樣的美好已經快要消失殆盡了,現在,從郵差手上接到的,只剩下帳單,真是讓人不勝唏噓啊。
 
回到這本書的作者,漢芙小姐是個一生都潦倒困窘的作家,甚至到晚年才有機會圓她20年來的夢想,即便如此,漢芙小姐還是攢下她所有收入來買書,和不斷寄送雞蛋、火腿等食物包裹給彼時因戰爭物資短缺、仰賴配給和黑市的可憐英國人,雖然素未謀面,但她的舉動實在感動了馬克與柯恩書店的每一個人。
 
這段友誼的發展,從法蘭克對海蓮‧漢芙 稱呼的改變就可以看得出來:敬愛的夫人→ 敬愛的漢芙小姐→ 親愛的漢芙小姐→ 親愛的海蓮。而且這些信函中也屢屢可見漢芙小姐的珠璣妙語,例如法蘭克3個月都沒寄書給漢芙小姐時,她除了在信中抗議法蘭克在打混之外,還說:『我已經叫復活節兔子給你捎顆「蛋」,希望牠抵達時不會看到你已經全身癱瘓了!』,法蘭克看到這樣的信件並沒有生氣,反而更竭盡心力的為漢芙小姐搜購古書。可別以為漢芙小姐是位刻薄的人啊,她在給賽西兒(書店的女員工)的信中就這麼說:『可憐的法蘭克,真是難為他了,我老是對他頤指氣使。我只是虛張聲勢,結果他全當了真。我就是好捉狹,他越溫文儒雅,我偏偏越愛去逗弄他那英國式的矜持。哪天他要是得了胃潰瘍,都是我害的。』
 
尤其是當書店內員工湊在一起揣摩漢芙小姐的模樣時,她在回信中這樣說:『至於我的長相,大概就跟百老匯街上的叫化子一樣「聰慧」吧!』噗~漢芙小姐就是這樣幽默的人,不僅如此,即使她用的是搖搖晃晃的桌椅,住的是白蟻叢生、搖搖欲墜、廚房到處爬滿蟑螂、白天不供應暖氣的破舊老公寓,她仍然願意付出許多關懷和慷慨給這群人,漢芙小姐在她的信中這麼說:『布萊恩告訴我:你們每一戶每個星期才配到兩盎司肉;而每個人每個月只分得一顆雞蛋!我一聽嚇壞了。』從那時候起,漢芙小姐就經常寄送許多物資給書店的人。

從信中更可以看出她愛書的程度,明明生活已經捉襟見肘,卻無法停止買書,她完全的信任法蘭克,並要法蘭克替她挑書寄過來,但是她又說:『先別忙著寄來!找到後暫時擱著,先報價,然後再一本一本賣給我』。漢芙小姐信任這間書店物美價廉,之前買書從不眨眼,有多少全都寄過來就是了,現在對法蘭克這麼說,表示她真的相當困窘了。而法蘭克的回應,則是完全展現他對漢芙小姐的瞭解和信任,他明白漢芙小姐對好書的渴求,所以他一次將六本書全寄給了漢芙小姐,並說:『請勿掛懷書款,您在敝店的付款紀錄一向良好。』如果不是因為信任,這六本書的價錢,恐怕法蘭克一個月的薪水都賠不起。

這是我相當欣賞的誠信關係。漢芙小姐對好書的疼愛,可以從這封信看出:『我打從出生起從沒見過這麼標緻的書。擁有這樣的書,竟讓我油然而生莫名的罪惡感。它那光可鑑人的皮裝封面、古雅的燙金書名、秀麗的印刷鉛字。它實在應該置身於英國鄉間的一幢木造宅邸;由一位優雅的老紳士坐在爐火前的皮製搖椅裡,慢條斯理的輕輕展讀…而不該委身在一間寒酸破公寓裡,讓我坐在彆腳舊沙發上翻閱。』我想如果不是非常愛書的人,怎會有這樣的情感呢。
 
中間還有許多他們分享彼此的生活、為彼此祝福的部分,隱約透露出相知相惜的誠摯友誼。死亡~ 為兩人的通信畫下句點,法蘭克因為急性盲腸炎併發腹膜炎而辭世,我想漢芙小姐肯定痛心疾首,因為她失去了一位知己…。面對他們這樣的友誼,我在想法蘭克的妻子-諾拉,怎麼可能如此心胸寬大呢,果然,諾拉給漢芙小姐的回信寫道:『不瞞您說,我過去一直對您心存妒忌,因為法蘭克生前如此愛讀您的來信,而你們倆似乎有許多共通點;我也羨慕您能寫出那麼好的信。法蘭克和我卻是兩個極端不同的人,他總是溫和有耐性;而我的脾氣總是又倔又拗。生命就是這麼愛捉弄人,他從前總是試圖教導我書中的知識…我現在好想念他。』這段讓我掉了不少眼淚,身為一個人妻,我完全理解諾拉的感受。
 
法蘭克辭世四個月後,凱薩琳(漢芙小姐的鄰居)邀漢芙小姐來一趟英國之旅,漢芙小姐卻因為手頭不寬裕而無法成行,信件的最後,是她對凱薩琳的請求:『賣好書給我的好心人已在幾個月前去世了,書店老闆馬克先生也已經不在人間。但是,書店還在那兒,你們若恰好路經查令十字路84號,代我獻上一吻,我虧欠它良多…』。這一段在我心頭掀起淡淡的哀愁,久久不散。
 
重讀【查令十字路84號】,讓我體內的古典魂再度甦醒,我感覺到它相當飢渴,看來,得向黃先生請個假,出去找幾本書來解身體的渴了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